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往事如风的心灵小屋

学问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;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;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向凤姐表白求爱,黯然伤神(原)  

2010-05-02 10:22:55|  分类: 雅俗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那年风我向凤姐表白求爱,黯然伤神(原)

      当我在严冬之中瑟瑟发抖;当我在泥泞之中无法自拔;当我在风雨之中飘零摇曳。一个妖艳的女人悄然推开我封闭的心灵,她那忧郁的眼神秒杀了我,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有真爱;她那妩媚的笑容俘虏了我,让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有和谐;她那婀娜的身姿席卷了我,让我觉得这个年代还有感动。
      她是谁?她就是人见人爱,迷倒千百万80后光棍,猛回头房价轰然下跌的凤姐。
      我在上学的时候经常挂科,于是我膜拜春哥;我在唱歌的时候经常走调,于是我迷恋曾哥,可是直到见到凤姐的瞬间我才明白这一切都是错误,而且错的体无完肤。以前,我是一只迷途的羔羊,更是一只无耻色狼,看到美女就异常兴奋。是凤姐拯救了我,什么风华绝代的石榴姐姐,什么一笑倾城的芙蓉姐姐,什么沉鱼落雁的竹影青瞳,她们这些菜鸟在凤姐面前都觉得自己的脸被98%的浓硫酸洗过。除了凤姐还有哪个女人值得我去迷恋,我流浪而不羁的灵魂终于寻觅到永恒的归宿。现在的我非常内疚,为什么我会喜欢那些个世俗的美女?我那卑鄙而龌龊的喜欢违背伦理道德,简直就是无法理喻的脑残一族,狠狠地玷污了凤姐的纯洁和高尚,为了洗清我身上的罪孽,我要义无反顾地拜倒在凤姐的石榴裙下。
    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,这个风一样的女子在我心头徘徊流连,相思之苦毒瘾般吞噬着我的意志。她的低调,她的淡定,她的出淤泥而不染犹如一道闪电刺穿了整个春季的沉闷,让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看到黎明的曙光。人们对她的误解无法遮掩她在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,她已化作天使,用翅膀阻挡沙尘暴,紫外线,维系着地球的生态平衡。
      凤姐不是真汉子,却用柔弱的身躯抵挡人民群众的唾骂;她不能团灭葫芦娃,却用温润的小手刨开沙漠,撒下希望之种;她也没有浑厚的绵羊音,却用樱桃小口传颂文明,普渡众生。倘若2012真的来临,玛雅预言真的实现,那么救世的绝不是春哥,更不是曾哥,而是凤姐,她才是诺亚方舟的导航仪。
      马诺说她喜欢在宝马里流眼泪。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凤姐配说这样的豪言,这个世界上尚有男人存活,绝不会让凤姐在宝马里流眼泪,最起码也是布加迪威航,凤姐不仅可以在里面小资般流眼泪,也可以非主流般流鼻涕和拉肚子。
      这个世界为什么有那么多光棍?这个世界为什么男女比例失调?一代又一代的专家们皓首穷经,却未能求得正果,抱憾离世。今年今日,九泉下的先人们可以瞑目了,凤姐的横空出世为世人揭开千万年来的谜团:世上本没有光棍,等待凤姐的人多了,便成就了光棍。而已婚的夫妇都希望凤姐成为自己儿媳妇,于是他们甘愿背着扼杀生命的罪名,求观音拜佛祖,怀女作人流,怀男才保留,使得这个世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。如果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活到今天,也绝不会写出“信知生男恶,反是生女好。生女犹得嫁比邻,生男埋没随百草。”的诗句来。
      我生从何来,死往何去;我为何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我的出现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;是世界选择了我,还是我选择了世界;我和宇宙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吗?宇宙是否有尽头,时间是否有长短;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,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......这些深刻而严肃的命题在凤姐面前显得苍白无力,幼稚可笑。关于人生关于命运,我只想华丽地引用一句流传已久的偰语:我九岁博览群书,二十岁达到顶峰。我现在都是看社会人文类的书,例如《知音》《故事会》……往前推三百年,往后推三百年,总共六百年没有人超过我。
PS:我寄给凤姐的情书
dear Feng Sister:
      晚风拂柳,上海滩的茫茫夜色不能溶解你寂寞的身影。黄浦江汹涌的波涛带不走我对你的迷恋。
      别人笑你忒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,人们看到的只是你奢华的外表和低调的言辞。从来没有人知道你在西子湖畔的苦苦徘徊,也从来没有人聆听你在黄土高坡的引吭高歌,更没有注意到你吃麻辣烫时的缠绵悱恻。
      清风吹动你的长发牵引我的梦,我豁达的心胸突然变得狭小,小的只能容下你一个人。我只是尘世中的一个迷途青年,可你凄美的双眼夺去了我的魂魄。你是聂小倩,我却不是宁采臣,只能在如水人潮中聆听你急促的脚步声。凤姐,思念不是我本意,可在这样一个山花烂漫的季节里,思念就像满山的油菜花,侵蚀了我的梦。
      你是天下女人的情敌,高处不胜寒的你金鸡独立, 茕茕孑立,我心如刀割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梦中你泪眼婆娑,我却无法触摸到你的痛楚。你可以拒绝我,因为我对你的迷恋和你毫无关系,只想某天,我在吃饭时能目睹你的回眸一笑。
      北方有男儿,孔雀东南飞。漂泊的你何时西北飞?难道你是传说中的荆棘鸟,执着地寻找荆棘树。末了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、最尖的荆棘上,以身殉歌,令所有男儿黯然失色。
      凤姐,我愿陪你在蹉跎岁月中慢慢变老,洗净红尘的污浊,让流淌的时光记载我们凄美的传说。如果你接受我,就让我们牵着彼此的手于2012年2月30日踏上红地毯,演绎我们亘古的誓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yours 那年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4月23日吐血奉上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